經過一陣子的考慮之後,決定不讓小鱸魚打H1N1疫苗。老實說,我對H1N1疫苗沒啥意見,但是對於我們政府和醫界的整個處理態度有意見。經過這一陣子可以看得出來,政府和那些醫生是不打算把資料透明化的好好處理,既然看不到完整的副作用統計數據,除了投不信任票,我沒有其他選擇。
 
為什麼在疫苗開打之前就有很多質疑的聲音?美國在1976年打了豬流感疫苗之後,格林-巴利症候群(Guillain-Barre Syndrome, GBS)的發生率根據統計提高了8倍。為什麼會這樣,沒有人知道,更沒有人敢鐵口直斷這一定和免疫有關。所以當我看到咱們的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,可以因為「其發作時間與疫苗注射時間間隔太短,與目前已知神經免疫反應發生時間不符」這種很主觀的理由就把某些個案排除掉,真的覺得太誇張了。這些所謂的「專家」就這麼確定神經症狀就一定是免疫系統造成的?難道就不可能是經過其他機轉造成的?
 
看看人家美國是怎麼做的人家的做法是公開通報,有副作用的全部統計,多少人有問題,有哪類問題,列出來,讓大家知道〈當時有副作用的通報人數:3783,症狀嚴重者:204,死亡:13﹞。人家可沒有弄個委員會,"主觀性"的把個案都排除掉,只敢作簡單的統計,告知民眾截至報告的時候,打H1N1疫苗的危險性跟季節性流感疫苗的危險性沒有顯著差異。
 
台灣的衛生單位一向都是弄個委員會,這個也排除,那個也排除,最後的統計資料帳面上都很漂亮。問題是,明明GBS就是原因不明的疾病,他們竟然可以在沒有學理支持的情況下就把個案都排除。為什麼不能直接把數據直接透明化的統計出來讓大家評斷?清楚的告知風險,讓大家自行判斷,不是比較正常的解決方式嗎?
 
更何況根據專家研究,H1N1流感的死亡率可能跟一般的季節性流感沒啥不同,更重要的是下列這段話:
"It's mildest in kids. That's one of the really good pieces of news in this pandemic," Lipsitch told a meeting of flu experts being held by the U.S. Institute of Medicine.
既然小孩重症的狀況相對較少,那認真統計起來,打疫苗的風險難道真的比較低嗎?
 
所以,我決定承擔小鱸魚得流感的風險,不 打 疫 苗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pcr 的頭像
qpcr

胖花媽碎碎唸

qpc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